第04版:文学 上一版3
教师节感怀
在祖国温暖的怀抱中
蝉鸣秋意浓
懒人老闫
故乡行,梦飞起的地方
石榴红了
休报通知
万峰丛中
《云壑松风》(国画)
  
  版面导航  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年9月7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蝉鸣秋意浓

作者:□李玲珍(城郊煤矿)
 

“池塘边的榕树上,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……”每次听到罗大佑的这首歌,那种欢乐的情愫就在心里晕开,纵然在“秋老虎”的影响下,夜晚让人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心生烦躁,但我依旧喜欢“蝉鸣”的季节。

记得幼时居住的楼前,三百米以外是太行山上一个分流的小小支,打开窗户,清新的气息便扑面而来。之所以称它为小小支,是因为山实在太小,方圆也就不到四公里。山虽小,却成为小镇人们的避暑胜地。

吃过晚饭,老人们一手拿马扎,一手拿蒲扇,踱到水泵房旁边的山脚下,围坐在一起打牌,或家长里短地聊天;孩子们拿着竹篾席,飞快地冲向山脚,抢占一个又凉快蚊虫又少的空地。争抢之间少不了有诸多纠纷,吵吵闹闹犹如秋蝉嘶叫着嗓子,此起彼伏的那阵狂鸣。眼看有脾气暴躁,想要动手之时,总有老人吼一声:“属蝉的啊,中午没有叫够,现在又来山上聒噪,去去,树上叫去。”一阵哄笑声,众人各自落座自家席面。一会的工夫,光着脚丫的孩童尽情戏闹,叫喊声在山脚下沸腾。

大一点的几个男孩子,攀爬到有七八米高的地方去乘凉。我则和几个同学顺着山脚继续沿着山路前行,渐渐远离了人群的喧嚣,我们几个女孩子要么叽叽喳喳地说着属于我们的悄悄话,要么就静静地感受山上那份凉意和不时传来的蝉鸣声,偶尔还能听到山洼深坑积水处,几只青蛙“呱呱”地叫声,音声相和,此起彼伏……

后来因为工作调动,我远离生活二十多年的小镇,远离了小镇的蝉鸣和家门口的小山,现在所居住的县城,却让我对小镇的蝉,有了更深的思念。再回焦作时,父亲说:“你听,还有你小时候喜欢听的蝉鸣吗?少多了吧?现在再没人去山里乘凉了,都有空调了,出去乘凉的人少了,再说,这山快被采空了,今年年初建了一个石料厂,天天放炮崩山,突突车经常往外运石头,可惜了这座小山了。”父亲摇着头叹息道。

小山附近自从建了石料厂,山脚下的菜地再无人种植,原先绿油油的小山,已经荡然无存,再加上放炮崩山和切割山石扬起的灰尘,让整个小山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我的心感到堵得慌。

今年8月,我再次回到了小镇,正午时分,红日高照,绕镇的南水北调的河流,清清的水面静静流淌,岸边绿树阴浓,垂下的枝条随风摇曳,一声声的蝉鸣打破了小镇午休时刻的静谧!随着缕缕微风,飘向小镇的远方,湛蓝的天空,厚如棉絮的云朵,慢悠悠地在头顶踱着,似乎不忍挪步,想要驻足留步,侧耳倾听大自然演奏的天籁般美妙的乐曲。

清晨醒来,第一件事就是伫立窗前,眺望外面的世界,蓝天白云下,满眼的绿意映入眼帘,山坡上绿草如茵,夹杂着各色野花,在风中摇摆,蜿蜒的小路,顺着山的走向渐渐看不到尽头。晨阳渐渐升起,霞光万道,让小山笼罩在一片暖阳之中,山脚旁的水泵房依然不停地运作着,白墙上红色绿色穿插的图画,中间醒目地书写了“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”几个大字。

父亲的身影渐渐地在山脚下的蜿蜒小路上出现,母亲说:“你爸他天天早起去山里溜达一圈,说是山里空气好,对他的肺好。自从石料厂被关停了以后,又来了很多人对小山进行绿化……”

戛戛蝉鸣,此刻如丝竹软语,我的心也暖暖的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Copyright@2000-2011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nyxcb@163.com 电话:0371-69337311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 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