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版:生活 上一版3
特殊时期的爱情
春季养生要防寒
补津液不等于多喝水
春在公园
春暖花开,奔你而来
春在村头
春在厂区
  
  版面导航    
下一篇4 2020年3月26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特殊时期的爱情
□张 帅(新桥煤矿)
 

陈明远拖着沉重的身体,回到了家。家里空荡荡的,陈明远抬头看看表,还有十五分钟就八点了。他走到窗前,窗外尽管有几盏孤独的路灯,透着朦胧的黄光,可这无尽的黑夜仍流露出肃杀冷峻的气氛来。形势越来越严峻了,明远和妻子已经五天没有见面了,今天说好了要一起吃晚饭的。青岚还没有回家,看来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。明远坐在沙发上,心事重重的不知见到妻子该怎样开口。心中的愁云,似这个窗外的夜,不知何时才能散去。

“当,当,当……”八点的钟声响起,明远才从思绪中缓过神来了。明远笑着打了自己一巴掌自语道:“想什么呢,还不做饭啊!”

明远翻腾冰箱,过年还剩下不少的菜。妻子爱吃虾,明远总会在冰箱里冷藏一两斤青虾。他是个热爱生活热爱美食的人,所以厨艺自然也差不了。明远给妻子打了电话,青岚说大概九点能回来。做饭的时候,时间总是过得很快。明远做了四道菜,油焖大虾、香菇炖鸡、蒜蓉西兰花、清炒豆芽。他把菜端到桌上,因为有暖气,菜也不至于凉掉。明远抬头看表,快九点了。只听到“啪嗒”开锁的声音,从医院下班的青岚进了门,摘掉口罩露出疲惫的笑容。青岚看着明远,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悄悄地把手里的字条又塞进口袋里。她说:“做虾了?我都闻到香味了!”

明远说:“快洗手吧,菜要凉了。”说着又打开一瓶红酒。

青岚坐下来说:“今天什么日子呀,还要喝点酒?”

明远笑着说:“嘿嘿,这几天你辛苦了,这是‘劳军’呀。”

青岚呡着红酒说:“你也辛苦了,每天执勤接触那么多人,可得多加小心,腿还受得了吗?”

明远轻轻地摇头,不停地给妻子夹菜。夫妻俩左右聊了聊,明远问:“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”

“什么话?”青岚问道。

“叫什么大难不死,后面是什么来着?”明远接着问。

青岚放下筷子,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丈夫,低着头说:“不知道!”

“哈,是必有后福。”明远尴尬地笑笑。

陈明远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,这里需要介绍一下他。陈明远小的时候调皮贪玩,一次踢球玩不知道怎么就踢到了马路上。这时候突然从拐角处飞出一辆汽车来,陈明远当时就吓傻了,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。这时候一个警察冲了过来,一把抱住陈明远。结果还是晚了,他们还是被这个醉酒的司机给撞上了。陈明远因为被警察护住了身体,只是被撞断了腿,而这个警察却没有活下来。这也是陈明远立志当警察的主要的原因。

青岚埋头吃着饭,眼里噙着泪。她并非不明白丈夫想要说什么。情况一天坏似一天,以陈明远的性格,估计是又要申请调到最危险的地方去了。青岚把碗一递说:“再去给我盛碗饭。”明远接过来,转身进了厨房。一滴泪落进了红酒里。

吃过饭,明远坐在沙发上,青岚犹豫着把一张纸递给了他。明远打开一看,“申请书”三个大字闯进眼帘。明远没有继续往下看,轻轻地拍了拍沙发,示意让妻子坐下来。两个人沉默着,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彼此紧紧地挨着。明远突然跳起来说:“我给你剪头发吧!”

“好。”语气中带着苦涩。

青岚平时最爱护头发,这看到一缕一缕的头发从眼前落下,顿时红透眼眶。明远停下手中的剪刀,看着妻子的样子,颗颗泪珠落下来。泪水滴在妻子的脸颊上,青岚再也忍不住了,任由泪水在脸上奔流。明远搂着妻子说:“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但是对于你,我希望有来生。”

第二天明远醒来,妻子已经走了。沙发上放着明远的换洗衣服,还有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“诸事多加小心”,明远把字条折好,放进贴身的口袋里。收拾好东西,也出门了。

这一天是2020年2月5日。

他们只是全国战“疫”人群中的普通人,他们平凡又不平凡,如今全国的疫情好转,明远和青岚也还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努力工作着,大家也都逐渐恢复到了正常的生产生活中去,但是这么一群人我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Copyright@2000-2011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hnnyxcb@163.com 电话:0371-69337311
本网站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 
关闭